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新四大流量不吃青春饭

柳飘飘了吗 2019-10.10

最近查阅新流量格局大数据时,飘飘发现了一个颇值得玩味的点——

在距离2014流量元年过去整五年后,如雨后春笋般扎堆强势冒头、进而撼动“旧四大鲜肉”霸主阵地的新流量们,竟然不是一群“鲜肉”。

意外不?

来上一组数据对比:

旧四大:平均年龄29.5。

新流量:平均年龄28.5。

发现了么?

尽管成名年龄迟了“旧四大”四五年,年纪均值却几乎持平。

都不是95、00后。

简直巧得叫人咋舌。

是天有意?

还是“演艺圈只啃青春饭”这一铁血铁律在失效?

要飘飘说,这都是因为托举演艺圈生息浮动的磅礴浪潮,早已更替了风向。

1

先来看个简单明晰的对比——

直观来看,旧四大们普遍成名早。

在职业属性上,呈现出了一半演员一半偶像的局面。

他们影视资源丰富,首次担纲主演的影视作品不是大ip就是名导护驾。

与之相对的新流量代表们,普遍成名晚。

几乎都属演员身份,唯一出道时以爱豆身份发展的肖战,早先也将事业重心全部转移到了影视上。

而对比起来尤为心酸的是,新流量们借力爆红的影视项目,几乎都曾在播出前收到过“毒饼预警”。

比如,《陈情令》和《镇魂》,都曾因耽美的题材特殊性,数次陷入尴尬的被唱衰境地,换过数波演员,最后唯有花落在几位名不经传的二三线开外艺人身上。

而《香蜜沉沉烬如霜》和《亲爱的热爱的》呢。

一个,该剧的制作人自己都自嘲,名字复杂难记不好红。

还因为卡司没少挨过吐槽。

另一个呢,则从发预告起,就不间断收到网友的吐槽。

PS:《蜜汁炖鱿鱼》后改名为《亲爱的热爱的》播出。

两相对比,新旧流量势力更迭的深层成因,似乎也一目了然。

昔日四大流量们坐享自己年少成名,且幸运参与收割了互联网高速发展的时代风口下,赋予的巨大粉丝红利价值。

却在手握优渥的商业资源,庞大的高忠诚度粉丝群的情况下,多年来要么在业务上不思进取,钻研无力,要么绯闻缠身,公费恋爱,或者飙车成祸,引发失格争议。

而于流量次世代冒头的新流量代表们,尽管并无先天机遇红利,却几乎都是在娱乐圈下游蛰伏许久,或一路演配,逐渐上位。

邓伦早前演配角,采访记者连话筒都不给他。

因此他们攀爬得艰难且缓慢,但由于成名晚,磨出了经得起推敲的实力。

即使一朝爆红,登顶得势。

却也因为积累了相应的演技资本,免去了被舆论疯狂敲打苛责的可能性,还因为足够清醒,保持了对人气来之不易的珍惜,以及对踏实布局事业的耐心。

采访来源:GQ报道

2

记得高晓松曾在《晓说》中说过——

“大师们,都是在一个时代集体出现的。”

的确,每一波才俊们的冒头,都依托于各个特性不同的时代机遇。

而他们身上,也无一例外的,闪烁那个时代独有的风格烙印。

飘飘不是要把大师的高帽,扣在新流量们身上,只是觉着这句话恰如其分地,点出了“时势造英雄”这一定理。

而仔细观察,乘着这波“流量次时代浪潮”出现的新流量们背后的成名轨迹。

其实都不难发现,在他们看似不尽相同的爆红际遇上,衍生出的规律共性,都无一例外地,映射了当下国产演艺圈中生态环境的复杂特性。

比如,成名的门槛变窄。

不信来看——

对比出产于2014年的四大流量中,偶像和演员在数量上尚可分庭抗礼的局面,为什么2019年的国产流量几乎都成了演员?

文中的流量次时代成员,也没有点名蔡徐坤?

原因很简单。

一来,吴亦凡和鹿晗作为爱豆的事业成功基石,是建立在成熟的韩流造星工业基础,而且前组合率先登顶了韩流巅峰,给他们的知名度天然打下了良好积累的前提之上的。

所以这样的成功,本来就难以具备可复制性。

二来,唱跳歌手的存在,本身必然会由于国产演艺圈内缺乏打歌舞台,和可用于打榜的音乐综艺,难以避免地步入水土不服的职业式微。

这也是2018年偶像元年只红一年的原因。

所以,互联网选秀发家的蔡徐坤,即使数据再高,和靠影视出圈的爱豆比,圈层受众无疑有限,不具备高国民度。

而刷榜、怼数据这类“老操作”也在无数次抨击中,力量逐渐被削弱,投入其中的人,也越来越少。

也正是如此,影视路线,不可避免地,成为了一个艺人最快攀升至流量身份,进而加冕商业价值的唯一跳板。

再来,切换到最重要的核心问题。

为什么新流量们普遍走红晚,却都还能在拿着不被看好的毒饼资源的情况下爆红?

说到这,就不得不呼唤一下,播出数据远未达到预期的《九州缥缈录》+《斗破苍穹》+《武动乾坤》。

发现什么共同点没有?

无一例外,都是演技相较单薄的高人气小鲜肉做主演,再配以名导+大ip+大制作的团队,共同制作而成。

结果如何?几乎通通扑街。

这些案例的发生,无疑都指向了现下影视市场的状况——

一来,是影视作品的成功随机性在增强。

因而指望戏保人,或者单凭某主演的个人人气来保戏,已然成为一件大难事。

二来,是在旧流量曾大肆横行五年后的今天,影视市场也逐渐回归理性,观众品味逐步提升,作品本身的质量愈发得到重视。

回望这五年中,数百部片子在开机、在上线。

但红的作品,不过浪里淘沙,能被记住引起讨论的角色,更是寥寥无几。

因此,当作品本身的精彩度和角色自身的完成度,成为了最重要的恒定标准时。

也就不怪乎在演艺场中认真摸爬多年的新流量们,抓住机遇,一跃而上了。

3

那么,问题来了。

相比旧四大前辈们的业务乏力,态度不专,形象失格。

次世代流量小生们保持好帅气外型和努力态度,就可以一绝前人后患,从此高枕无忧吗?

可别想太美。

来看一个前提——

推翻旧四大们城池的幕后推手们到底是谁?

表面看来,是一波又一波涌上沙滩的新人。

但究其根本,是那载舟亦能覆舟的时代浪潮。

旧四大的成功,得益于国内娱乐市场的初步成熟,以及移动互联网高速发展带来的流量机遇。

由于成功收割了寡头市场模式下的粉丝红利,所以他们的粉丝情感粘性高,热度长和广,粉丝战斗力和购买力也都很强。

但,巨大的荣耀席面而来,却不能匹配与之相对的眼界和清醒时,这份红利往往就会变成灾难。

这不,小鲜肉们的标签就这样被玩坏,成了贬义的代名词。

而新人们出头的时机呢,却恰恰与之相反。

他们简直就是生于忧患之时,不仅要背前辈们留下的鲜肉=花瓶之锅。

还要出头于国内娱乐市场在迅速扩张饱和,并转而向完全竞争市场发展的时代过程。

所以说新流量的困境其实还是很明显的,一个在待遇上,现在的商家普遍们并不再如过去般大方给代言人title,而是一个个大使位置,怕的就是新人们花期短+事多会影响品牌口碑。

一个是追星女孩们的热情不曾减退,可是竞品却多越来越多。

意味着当自由竞争市场越来越成熟时,未来的流量明星无疑将成为一个个以人为形态,价值为输出值得人放心投射美好情感的文化产品。

自然,选择自由了,商业性质明确了,粉丝的忠诚度无疑也是降低的。

往好了想,这会提高次世代流量们对于维护商业价值,和保持良好舆论口碑的警觉。

但可惜的是,这也必然会在一定程度上,消耗他们作为演员的专注力和创造力,确实两难相全。

但,飘飘认为最难的点,还是在于,中国电视剧工业体系的不成熟,加上第五代导演的评价两极化越来越大。

都几乎注定了帮新流量们维持人气的作品后备基础,或者说转型的过渡条件是薄弱的。

面对这个无解的答案,飘飘也只想仰天长啸。

在影视寒冬的背景下,想要在群狼环伺的演艺圈名利场中,既要建立起自己作为影视明星的核心竞争力,又要思考如何经营出独属自己的演艺人格魅力。

新晋流量们的道路,可谓实难。

但,无论这句呼唤们能否被听到,飘飘还是希望新人们能够排除万难,静下心来耐心打磨自己的演技硬通货。

毕竟,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不知几年。

看造化,看美貌,看粉丝多拼命——

都会有意外。

会有“粉退花残”,继而“颜崩情不在”。

还不如自己踏实清醒地选片+努力锻炼演技,来转换为可估量的实力和成绩,进而抓住一次次可以与时代浪潮博弈的天命。

我只是看到了人们的面孔,却没有看到时代的车轮。

其实应该看的是风向。

海浪是因为风起的。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