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最受期待的恐怖片导演,新片好像在搞传销?

肉叔 2019-10.10

1969年8月,好莱坞贝弗利山庄一套豪宅,里面惨不忍睹。

房间内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地上一片狼藉,血流满地,里面有6具尸体,其中两具被人用绳子吊在半空。

他们身上一共有102处刀伤,而且每个人都中了几枪,其中一个女人中了16刀,她还有8个月身孕。凶手在墙上用血写的红字格外刺眼——“pig”,字是用那个女人的血写的。

她是好莱坞演员莎朗·泰特,也是大导演波兰斯基的妻子。

这起谋杀案震惊了社会各界,波兰斯基当时在欧洲拍片,得知妻子被杀的消息差点崩溃。他公开悬赏2万5千美金捉拿凶手,甚至还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了好友李小龙身上。

直到12月,凶杀案才告破——

一个名为“曼森家族”的邪教组织成员所为,而他们却觉得自己所做的事乃正义之举。

当一群人把恶视为义时,这个世界最恐怖的事就发生了。这和最近的一部电影格外契合——

仲夏夜惊魂

Midsommar

天气晴朗,村子里的人穿着特制的服装。

他们在一个十几米的悬崖下,神情肃穆,看着上面两个老人,等待着“悬崖节”开始。

这是个什么节日?

丹妮和男友在得知这个节日的时候特意百度了一下,然而什么都没查到,但凡他们查到一点信息,肯定不会来参加,也许都不会来这个村子。

悬崖上两个老人,先用刀在手掌上割了一道口子,把血抹在一块刻有特殊符号的石碑上。

然后,一个人走到悬崖边。

她没有停下,直接跳了下来,整个身子重重摔在石床上,脸先着地,脑袋摔得稀碎。

嘭地一下,丹妮感觉那个人就砸在自己身上,她动弹不得,脑袋嗡嗡作响。

其他人就跟没事人一样,他们还看着上面另一个老人。

那人也一样,直走,跳下,毫不犹豫,嘭地摔在地上。

庆幸的是,老人没有死。

庆幸?

就像瞻仰神迹一样的村民中走出几个人,其中一个扛着大锤子。他们走到老人身边,一锤子轰下,老人半个脑袋被砸扁,断了气。然后四个人轮流,一人一锤子,把老人的头砸得像张纸,贴在地面。

村民中没一个阻止,也没一个觉得奇怪,惊讶,或者害怕。这在他们看来好像就是吃饭喝水一样的事。

丹妮愣住了,说不出话也动不了。来之前,她以为这是一个安静平和的村子,村民们都安居乐业,与人为善。

毕竟这是男友大学室友从小生活的地方,男友带她来是想散心来着。

之前她的日子并不好过,有个神经兮兮的妹妹,今天玩失踪,明天发些绝望的邮件,搞得她整天神神叨叨,老是担心,一担心就找男友诉苦。

好在男友每次都能安慰他。

嗯,其实在电话的另一头,男友的几个朋友一直在吐槽丹妮的神经质,还不停地劝他分手。本来男友也快扛不住了。

就在这个节骨眼儿,发神经的妹妹终于消停了。

她死了,自杀。用管子插在煤气罐子上,另一头灌进自己嘴里,因为煤气泄露,还捎带上了自己的爸妈。

丹妮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亲人。

男友还算个人,没有抛下她一个人面对这种痛苦。他和几个朋友商量着去瑞典乡下玩儿,听室友说,每年5月,他们村都会举行盛大的庆典,今年更加不得了,正逢90大庆,可以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

几个人就跟着朋友到了瑞典乡下。

这果然是个好地方。

草地上人们三五成群,有老师教小孩节日传统活动,有人在跳舞,他们都穿着为节日专门做的衣服,这个村子祥和,宁静。

有经验的朋友一定知道,这可是恐怖片,怎么可能像表面上那么一派祥和,背后一定有猫腻。

诶,肉叔也是这么想的。

不过,还真没有,人们真就那么友爱。这个村子的人尊老爱幼,待人有礼。村子里的孩子都平等地接受长辈的教诲,大家一起劳作,聚餐,就没看谁跟谁红过脸。

也就稍微有点奇怪吧。

村子里的人都住在一个大房子,每人一张床,没啥私人空间。

房子里画着些奇怪的壁画。

整个村子的人一起吃饭,程序还特麻烦,等老人入席,站着冥想,这一套搞下来,人都快饿扁。

不光是这样,指不定还会从饭菜里吃出些什么,比如一根阴毛。

这些奇怪的,麻烦的仪式,在村子里的人看来是传统,是文化,理所应当。而对于外来者(丹妮他们)而言,或许就是愚昧的,莫名其妙的。

就像一群人看着两个老人跳崖,没有一个人阻止,甚至还要补刀。

如果想在《仲夏夜》里看些吓人的恐怖画面,或者怪力乱神的神秘力量,亦或骇人的丑陋怪物,那你会失望。

它不像一般的恐怖片,用血腥的画面,一惊一乍的剪辑来给你直接的感官刺激。《仲夏夜》的恐怖恰恰就在于它的不恐怖。

它把恐怖置于一种合理的环境中,让其以日常的形态出现,戴上一层文化的面具甚至让人感觉理所应当。

这就是最恐怖的地方——

颠覆你的理性道德,让你打从心底里认同恶。

就比如,一群人看着两个老人跳崖。外来者被震惊,有被其他村民带来的朋友直接就炸毛了,大喊着要救人,然后怒骂这些村民就是些变态。

而村子里的人呢?

没一个人动,管事的还告诉他,这是我们的文化,每个老人到了72岁都要跳崖,这代表的是轮回,不要大惊小怪。

还有丹妮男友从自己的饭菜里吃出一根阴毛,因为村子里一个女孩看上了他。

她按照传统办法想让心上人完全爱上自己,方法就是(请不要学):

割下自己的阴毛,给心上人混合吃食物吃下去,这还只是第一步;

然后,再给心上人喝下自己的大姨妈(以至于丹妮男友喝东西前都要仔细看看里面是啥);

最后两人就能愉快地生猴子了。

他们以这样的方式得到自己的爱人,这个方法被堂而皇之画在布匹上,壁画上。

这些荒唐的行为,被仪式化成了庆典的必要程序,从小生活在村子里的人自然不会反对,他们已经完全认可所谓的“文化”,再诡异的行为在这些人看来都是正常的。

更恐怖的就是:所有人都在把你引向恶,如果不决绝地反对就会被慢慢同化。

丹妮被悬崖上自杀的老人震惊,当晚就想走人。但,男友想留下研究这里的文化习俗。他们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留在村子里,参加庆典。

丹妮参加跳舞比赛,谁坚持跳到最后,谁就胜出。她和一群人欢歌热舞,完全把昨天的恐惧抛在脑后,最后精疲力竭,自己迷迷糊糊地胜出,成了“五月女王,被一群人赶鸭子上架一样完成最后的仪式

而他男友呢?他的活动更疯狂。

还记得他吃到的那根蜷曲的毛发吗?那是被村子里女孩选中的标记。

就在丹妮成为“女王”的时候,他被告知已经获准和女孩在一起,而且在一个房间完成了生命大和谐。嗯,是在十来个裸女面前完成的。

就连性爱也被包装成了一项神圣的仪式。

所有人合力,把一个人慢慢引向恶,这就是《仲夏夜惊魂》的恐怖。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原来的道德,理性完全失灵,两人一步步被俘虏,最后变成村子里的生育工具。

与其说《仲夏夜惊魂》是一部恐怖片,不如说它是一项社会观察实验,它把人是如何被群体俘虏,失去自我的过程缓缓道来。

说回开始,杀害波兰斯基妻子的凶手是怎么被抓的呢?

凶手自己对狱友说出来的。

作为曼森的信徒,他们坚信教主曼森所说的每一句话,即使是叫他们杀人。

据说凶手犯下残忍的凶杀案,是因为曼森曾经预言黑人会在美国起义,而当时却不见丝毫迹象。

为了加深黑人和白人的矛盾,曼森决定搞几个大事件,对名人下手是他们的计划,既能加深种族矛盾,又能引起轰动。

于是,一出惨剧就这么毫无道理地落在了波兰斯基的妻子身上。

而凶手却还认为自己做的事是正义。

当恶被包装成义,没有人意识到自己在犯罪,这才是最恐怖的事。

编辑:熊猫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