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现在韩剧越来越能扯,第一集女主就挂了

肉叔 2019-10.10

像一阵春风,吹进村子里。

掩住面容的草帽被风吹落,低头撩发间,撩动了全村男人的心。

男人们停了手上的活儿,惊奇地望着村里新来的女人——

零食碎屑在嘴唇上风干,扒拉着晒在地上的辣椒被失魂落魄地碾压。

你想啊,自家老爷们儿眼睛跟生了根似的长在别人身上,村里女人们当然气啊。

扛着米的,顶着锅碗瓢盆的,和老公一起砸吧嘴吃菠萝的,警惕地盯着她,脸上的肌肉全在酝酿尖酸刻薄的话术:

开什么店?估计熬不过3个月就要倒闭吧。

哪里漂亮?漂亮什么呀。

像一枚小石子,被扔进了平静的湖面——

山茶花开时

동백꽃필렵

这个刚搬到村里就成为焦点的女人,叫冬柏(孔孝真 饰)

她完全没发觉村子里男男女女的眼光,自顾自地从搬家货车上抬下一个婴儿车。

有夫之妇?

众人焦灼的视线一下子得到缓解。

男人们收了收饥渴的哈喇子,继续干活。

女人们提着心也放下了,嘴巴顿时变软:

原来是新媳妇啊,新媳妇挺漂亮啊。

但过了不久,风向又变回去了——

冬柏成为了全村女人的假想敌,日常被骂不知羞耻的荡妇、经营不正经的酒馆,被“村姑天团”欺负。

她的酒馆红红火火开了6年,村里的女人每次经过,都要对她阴阳怪气的挖苦:

怎么你酒馆生意总是那么好?有什么办法教教我们呗。

紧接着互相使眼色坏笑。

你说这些村姑没见识,心胸窄?

高学历的女性也不见得待见冬柏。

这位看着挺大气的女律师,也因为老公经常光顾冬柏的酒馆,而嘲笑她支支吾吾的说话习惯,冲着木讷的她明枪暗箭:

故意说话说成这样是为了扮柔弱讨男人喜欢吗?

所以冬柏到底是勾引了谁家的男人,犯了什么弥天大错,要受到全村人的敌视?

不,她什么都没做。

她“错”就“错”在——

冬柏是个未婚先孕的单身妈妈。

仅仅是因为她是个漂亮的单身女人,就长期遭受众人的无端指责。

标签被脏兮兮地黏在头发上,风再大也吹不掉。

明明是客人在她的酒馆酗酒欠账,客人的老婆反而跑过来指责冬柏:为什么勾引他去你那儿?

还被人在大街上当众拉扯、逼进角落,大声质问:

我平时对你不好吗?给你那么大恩惠你为什么这样。

一直忍声吞气的冬柏,终于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捂脸痛哭反问对方:

你们到底给了我什么恩惠?

我只是想开酒馆和儿子好好生活。

你们为什么不肯放过我。

一个单身妈妈,独自赚钱养活自己和孩子已经很不容易了,还要被半个村子的人冷暴力……

难。

太难了。

幸好,冬柏苦涩的生活终于出现了一丝甜——

龙植(姜河那 饰),一个自动屏蔽冬柏种种负面标签,总是想保护她的大男孩。

尽管龙植看起来没什么攻击性,总是直直地看着前面,怯怯地捂着胸口,但他其实是个天赋异禀的正义使者,罪犯克星

从小观察力极强,战斗力爆棚。

有一次,还是高中小屁孩的他被老妈喊去银行取钱,偶然发现身边一名可疑人员,把手默默地掏向包内。

你猜他怎么着,他也默默把手掏向包内——

但他抡起的不是枪……

而是装饭盒的兜。

犹如双截棍棒握在手上一般,龙植对着抢劫犯就是一顿暴揍。

这名打算持枪抢劫银行的凶徒,就这么被一个中学生拿饭盒降伏了:

牙齿被打掉,嘴唇肿成腊肠,颜面扫地。

歹徒抑郁地别过脸去,笑屎个人

后来,龙植屡立新功,被吸收成为一名警察。

但他还是改不了热血直肠的性格,当着记者面打犯人而被降职,每天去调解家长里短的小破事。

一个是不受用、被嘲笑不懂变通的落魄警察。

一个是被孤立、艰难求生的单亲妈妈。

怎么搞?

你怎么也不会想到,就这样两个在社会夹缝中存活的小人物,竟然谈出了一段能盖过生活所有苦涩的甜蜜恋爱。

点点滴滴都是小事,朴素得像个厚实的大煎饼,松软温糯,塞满一口,咽下去——暖心,实在。

不用刻意渲染什么浪漫,龙植触电的瞬间很直白:

冬柏的脸,好看。

从不看书的龙植刚好当天装b钻图书馆,一抬头,看到窗边有个女孩踩在椅子上,踮着脚尖拿书。

太阳的光晕均匀地涂抹在女孩蓬松舒展的头发上,闪着天使一样明亮的金光。

噔!一见钟情。

不油腻,反倒是跳脱出一种真实。

摸着良心讲,肉叔不算外貌协会,但初次见面,90%的好感不是基于脸还能基于什么?说善良的反倒虚伪了。

又比如,冬柏是孩子妈的身份搁别的片也许能磨磨唧唧够拍半部剧的量吧。到这,第一集就果断抖了。

没有编剧的巧手,也没有女主的小心机。

冬柏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那又怎样,真爱无敌。傻傻的龙植想了想就过了坎,喜欢就是喜欢。

而这种喜欢也合情合理。

只有他,看见了冬柏身上的绵软和坚硬。

柔软的是,就连自己7岁的孩子都知道,全世界都欺负自己的妈妈。没办法,他只能放下好玩的棒球,守护妈妈。

但她,却没有充满戾气地报复社会,而是一直与人为善,勤勤恳恳地生活着。

只是有时候太伤心了,就自己跑去车轨边上静静坐着。

不是想不开,她只是指了指远处的失物认领处,说:

那是我的梦想——

当一个失物招领处的工作人员。

因为这辈子,被人轻巧随意地说过“我爱你”,却从未被人真诚地说过一声“谢谢”。

她要的多吗?不,就是一声尊重,一句道谢。

但,真实世界里,她的生活有什么呢?

女人们为难她,男人们觊觎她。

撒酒疯的有钱男人故意不给一盘花生钱显示权威,还要她陪笑,陪酒。甚至,她还被无礼抓了手。

但,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她硬气得很。

她扭头坚持要和男人钱。还强调,她卖的,从来都只是花生米。笑容和摸手从来都不是她需要做的。

不怕得罪人,执意要钱,是她在为生活发声。这是属于她的坚硬。

龙植见证了这个好看女人生活的很多面,很难不生出一种怜爱,想要守护她。

两人互生情愫的过程,没有霸总的浮夸狗血,也没有冤家的兜兜转转。

喜欢一个人很简单,不就是一心只想对对方好吗?

于是,龙植总是不由自主地帮助冬柏。

看冬柏一个人落寞地朝远方走去,龙植硬着头皮死说活说都要跟着去。

在冬柏再三拒绝后,龙植甚至说出了:

你就当在遛狗,我在你身后绝对不会发声音。

扑哧,笑出声。狗?傻得可以啊哈。

粉嫩的晚霞映照在两个人的身上,镀上了温暖的光。

他,不是无赖的尾随者。他不过是担心冬柏的安全,想照看她平安。

笨拙地表达爱意,难道不也很浪漫吗?

有次冬柏受委屈,龙植急了,他粗着脖子笨笨地说:

你别难过,以后有什么屎都拉在我身上吧。

扑哧,又笑出声。屎?傻得可以X2。

他急迫得口不择言,不过是想分担她的负面情绪,让她不再一个人孤零零憋着苦。

冬柏瞬间就笑了。

她当然懂他的好意。

况且,这是女孩最无法抗拒的好。

发现没有,龙植说话虽然总是很粗糙,但他的爱,总是最质朴,最贴心。

无论是无声陪伴在身后,还是表达想一起分担苦恼的决心,他都站在了对方的角度去守护她。

求她安全,护她开心。

爱一个人,不是占有,不是双方的愉悦,只是要她过得好一点。

龙植的一举一动像空气一样平常,心思却珍贵得千金不换。

对的,这部剧的爱情,不刻意撒糖,也不制造阻碍让俩人虐。真实、准确、合理,让人看着跟着瞎欢喜。

到这,这剧如果只是作为一部爱情剧,本身已经足够惊喜了。你肯定没想到调性轻喜剧还贼温馨的它,居然还有悬疑因素——

其实,冬柏在第一集一出场,就死了。

有女尸体被警察用担架抬出案发现场,她常戴着手链的手完全失去生机,惨白地从白布下滑落,手背上还有鲜红的血迹。

作为警察的龙植神情恍惚地冲进案发现场,蹲在地上失声痛哭。

如果冬柏一开始就死了,后面发生的种种只是回忆?那是谁杀死了本来命运就十分凄苦的冬柏呢?

不是卖关子,剧没播完,肉叔也想知道,猜凶手猜到想掀桌子。

当然,肉叔觉得这悬疑线足够吸引,让你更能被牵着好奇宝宝的心继续寻找真相。

但就像很多追这部剧的吃瓜朋友们说的一样,即使没有这条线,这剧本身也已经足够好看了:

只想有个家,却拉扯着孩子的单亲妈妈;

梦想远大,却不得志的热血小警察;

还有他们之间无比接地气,还时不时让人笑出声的爱情……

都是边缘小人物的酸甜苦辣。

细腻、微妙的感觉像无色无味的空气,被这部剧罩在一个玻璃罩子里,供你观察。

看完你忍不住要想:

生活中那些看上去奇怪的人,是不是也正在因为不了解蒙受压力,因为标签式的刻板印象被身边的人孤立?

不由得心头变得柔软。

也许,再次在生活里碰见一些不理解的群体,我们能多释放一些善意。

就像在龙植还没出现之前,冬柏也能过得更温暖、惬意。

毕竟那些小人物的原生故事,不都是匆匆的人海中你和我的故事吗?

编辑:意安安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