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万茜无风不起浪

毒Sir 2020-06.29

《乘姐》火。

但最火的,猜不到会是她——

各项指数排名前列。

万茜。

团内,是团宠。

姐姐们交口称赞,都想跟她成团。

场外,过半娱乐圈的哥哥都为她打call,孙红雷、雷佳音、朱亚文、胡歌、张翰……

倪萍微博上说被姐姐们圈了粉,但唯一点名的,还是万茜。

也许有人仍然措手不及——

万茜,为什么是她?

今天Sir想来聊聊万茜给人的三种感觉。

01

综艺感

既然从《乘姐》出圈。

那不得不说说节目中的表现。

一个今天越来越被看重的素质——

综艺感。

何为综艺感?

上星期火箭毕业,杨超越说“我每天都好焦虑啊”,“干啥啥不行,跟老板吵架第一名”上了热搜。

显而易见,杨超越输出的不是女团唱跳实力,但她引起关注和共情的能力,在团队里独一无二。

所谓综艺感,就是自带特色的参与。

可以是真性情,可以是高情商,可以是会来事。

总之是让观众感觉到——

因为你的存在,节目效果加分了。

《乘姐》不乏个性张扬、兴风作浪的姐姐,但不显眼的万茜反而成为最有识别度的一个。

初来乍到,不做社交花,人来疯,宁可被动也要稳住气场。

与前辈女神钟丽缇前后脚进场,不熟悉,也不贸然寒暄,直到对方主动,自称雅雅,才有所反馈。

但一个动作就显示出自己的礼貌,弯腰,左手背后。

姐姐们鱼贯而入,分贝逐渐嘈杂,万茜继续弯腰、背手。

还是弯腰、背手。

注意细节,一个是她打完招呼之后的后退。

一个是别人站太近之后的自动避开。

如果说“姐圈”也是名利场,是江湖,万茜凭一个招式就将场子一分为二:

冷静与热络。

有守就有攻。

前辈夸奖,不故作矜持,显得轻狂较劲。

同行寒暄,信息缺失,“没关系”三个字既让对方下台,又露随和的姿态,自己的作品不求人人夸奖。

事后,沈梦辰微博找补,说自己和妈妈看的电视剧是《新世界》。

很多网友激赏的是,万茜不言不语,“任是无情也动人”。

这里的“情”就是指综艺那些“戏过了头”的情绪。

第二期,也是金莎嗲嗲地说要吃虾,万茜剥虾递出,金莎不好意思说自己像韦小宝,会让很多男人羡慕。

万茜也是不紧不慢说:那就羡慕呗,那还能怎么办?

见惯了真人秀的大风大浪,这么酷、冷的互动还真让人耳目一新。

对应了微博上的一个精准评论。

当年招万茜进上戏的老师就说过:

这孩子特别锐气,像一杆枪似的站在那儿,她无所畏惧,我眼睛红,无所谓,该唱唱,该跳跳,该朗诵朗诵,一点儿不扭捏,一点儿都不在乎,这挺吓人的。一般小姑娘有红眼病,上来肯定对不起老师我今天怎么怎么。她一点儿没有,特别爷们儿你知道嘛,而且还不搭理我们。

枪、无所畏惧、特别爷们儿。

总之不像“一般小姑娘”。

最有说服力的是这个细节——

弹唱许飞的《敬你》,表演中,她两次弹错,甚至中断演出重来。

演砸了?

反而让观众重新认识这位姐姐。

因为比起一段零失误的表演,更圈粉的,是她对于错误的应急处理方式——

没有慌张,没有窘迫。

也没有回避。

错了就是错了。

弹到结尾,这一笑松弛潇洒。

不管弹得对不对。

都没有打乱她面对摄像机时,真诚的沟通感。

不用做作迎合,我就是我。

于是,我们看到了一条和而不同、互相舒适的分界线——

在乘风破浪中,风平浪静的万茜。

02

文艺感

熟悉万茜的人,都会称她为“万老板”。

这个绰号有两个来源。

第一种,尽管在上戏读书时,就已经是戏剧舞台上当仁不让的女主,经常随团出国演出,把中外名著演得过瘾。

△ 王晓鹰执导,国家话剧院,文化部金奖作品《荒原与人》

因为有歌手梦,也出过专辑。

大学二年级就出演张爱玲《金锁记》改编的电视剧,出演娟儿。

起点不可谓不高。

但毕业之后,她留下的角色多是配角,还总被同行惦记叫来“帮忙”,帮来帮去,那些年,她的足迹遍布《裸婚时代》《我家有喜》《特种兵之火凤凰》《天生要完美》《好先生》。

这些配角,坐实了“酱油厂老板”的名头,故为“万老板”。

2012年,第一次担任电影女主角《柳如是》。

万茜出演历史上骚人墨客每每絮叨的“秦淮八艳”之首的柳如是。

不难想象,对于外表清冷、并无进攻性的万茜来说。

第一样功夫,就是要演出明末清初背景下的江南媚态。

她做到了,收放自如。

为了符合当年历史的行业标准,万茜花了半年时间沉浸在古琴和昆曲之中。

但是,光是媚,是不够作为故事里的大女主。

万茜没有丢掉自己与生俱来的英气。

在得知钱谦益(秦汉 饰)因为托言“水太凉”,意图降清之时。

前一秒还是闺房之乐。

下一秒则是错恨所托非人。

悲壮,惊诧,都在一转眼,一回眸。

此一刻,才符合后世之人对柳如是“河东君”的称呼,国学大家陈寅恪“女侠名姝”“文宗国士”的评价。

在《柳如是》剧组,导演按照称呼戏曲名角儿的规矩,就把“万老板”叫开了。

她的戏是砸出去,就要听到叫好。

《你好,疯子》。

万茜在独角戏中,展现七个人的状态和情绪,用十足的精神分裂表现演技。

再就是《军中乐园》。

她饰演侍应生妮妮,一个豪门千金,不堪忍受家暴决定杀夫的女人。

为了能够早日见到孩子,选择来到“军中乐园”下海减刑。

如何诠释悲惨身世带来的苦情和母爱散发的柔情杂糅在一体的复杂。

万茜抓得很准。

一出场,是冷。

但又不失作为头牌妓女的故作神秘、清高。

而是为了孩子,甘愿任人糟蹋,对肉身遭遇的无感和疏离。

而这种冷,又在影片后段给孩子打电话的短短几分钟内瓦解。

前后对应,角色就出现了一种神性。

为了早日见到孩子,母亲能够牺牲到什么地步。

但万茜真正厉害的是,把即便是已经心死的妮妮。

依旧演出了媚。

女性的诱惑力是个很奇怪的东西。

有时候并不需要展示白花花的肉感。

只需要一个裸露的香肩,一个慵懒的回眸。

不断擦拭身体汗珠的动作,比男女的肌肤相亲更能然人脸红心跳。

这才是高级的情欲戏。

也是凭借妮妮这个角色,万茜拿下2014年金马奖最佳女配。

她的获奖感言:我想再来拿女主角奖。

但那之后的万茜,却少了能让我们留下印象的角色。

03

网感

老实说,万茜的演技当然还不到顶尖。

起码,她仍然缺乏一部代表作,将她像宝石一样镶嵌在皇冠的顶部。

但就像她在《乘姐》中的表现。

没有奋不顾身的冲锋。

若即若离、来去自如也是观众欣赏的姿态。

越梳理万茜的过往,Sir越发现,万茜身上有着一种复杂的真实。

比如,清醒,这在娱乐圈,名利场中很难得。

她知道自己是什么。

最重要的,她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哪怕可能面临轧戏的非议,她也不回避,直接说想法——

被经纪人逼的。

2018年的《演技派》访谈中就吐槽过一次。

在《姐姐》中又出现了一次。

个中原因,一清二楚,就是被同行达成共识的一句话:

机会稀缺,做演员是被动的。

但与不少演员不一样的是,万茜的路人心态,自己把自己摁进尘世里,不拔高、不修饰,就事论事。

比如在离开戏剧舞台的时候,万茜说:

穷的叮当响。不出去干活就养不活自己了,就得问爸妈要钱了,但这事儿我干不出来。我爸妈极其开放,以及开明,你爱干什么干什么,只要是我愿意做的事情,都支持,当然是在原则里,不干坏事儿就行。

她是演员,但必须要吃饭。

再比如常年混迹网络,知乎硬核用户,就曾回答过这么一个问题:

讲真,当一个不红的演员就这些好处了,跟一般的上班族差不多,从事一份擅长的工作,虽然没有那么多财富,那么多关注的目光,没有那么多可以参与大IP大电影的工作机会,但只要有些本事,当个会演戏的演员,还是会有圈里人会认,会有质量不错的戏投来橄榄枝,慢慢过上不错的小日子。

“一个不红的演员”。

不急不躁,不委屈也不张狂,就把演员当职业,把演戏当日子过。

所以才有了万茜不久前怼主持人的一番话,不觉得自己不红。

只有明星才对“红”的感光度,而上班去表演的路人,只求对得起片酬、机会和观众。

有意思的是,万茜越是把自己当路人,她与观众的心就贴得越近。

不得不说,有路人缘的明星在新时代的表现就是“网感”,与时俱进,活泼多变。

一张出圈的片场照相信你还有印象。

忘了是哪部剧。

但你记住了这个画面。

美艳,高冷,有距离。

又漫不经心,不多修饰,感觉近在眼前。

就像最近很多人才发现,万茜还是个资深魔兽玩家,“失业”期间在家打魔兽,组过公会,把父母拖进坑。

这不像姐姐,更像睡你上铺的兄弟。

要知道。

网感这件事是可遇不可求的。

《姐姐》中,主持人黄晓明在为在场嘉宾加油鼓劲的时候喊了句“奥力给”。

结果全场懵逼。

包袱没响,黄晓明只得再补充了一句不痛不痒的解释。

很多爱豆、流量的网感是被团队包装,强推的人设。

而只有把自己当路人的网感,才是灵动、真实的亲和力,是与更多路人心领神会的社交密码。

所以我们欣赏的网感是什么?

是平等沟通的需求:路人甲,路人乙,路人万茜。

说白了。

万茜的出现,让我们看到了一种得体而舒适的自在和相处。

一种恰到好处的距离感。

她不主动热络和靠近,也不冷漠和疏远。

只是在远处静静保持自我。

当你需要,又发现她就在身边。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吉尔莫的陀螺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