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连锁死亡,隐藏结局,这部剧还有多少谜团

看电影看到死 2020-06.29

作者:县豪

直至大结局,辛爽导演《隐秘的角落》的豆瓣评分依然高达9.0分(目前则为8.9分);我们可以说,已经很久都没有国产剧的口碑能爆成这样。

那么,它究竟是如何始终保持着对观众的吸引力呢?端午假期结束后,大部分影迷都已经看完了这部剧,终于可以放心大胆地做剧透式分析了。

首先是死亡。这是一部太会拍摄死亡的剧集。

剧中共死亡八人,依次为徐广山、毕淑娴、朱晶晶、徐静、王立、王瑶、朱永平、张东升;至于岳普,剧中并未通过确定的镜头揭晓她的生死。(当然,也有人从暗线分析,说本剧一共死掉了12个人)

《隐秘的角落》宣传海报

这八人的死亡可以分为三组,突然性死亡、艺术性死亡、普通性死亡。王瑶、朱永平、张东升,都是普通性死亡,即死亡原因顺理成章、死亡过程平平无奇,并不会给观众带来强烈的情绪冲击。重要的,是另两类死亡。

秦昊饰演张东升

张颂文饰演朱永平

李梦饰演王瑶

徐广山、毕淑娴、朱晶晶的突然性死亡,则能够立即有效“阻断”观众神经中的“电流”,在震悚的基础上,制造出一种“无法回神”的观影的快感。

剧集开场,一个六峰山景区的全景画面,逐渐推进景区内部的摄影方式,营造出一种神秘感。然后听到人声,不过是普通的登山对白,一切似乎只是日常。

接着,秦昊饰演的张东升为徐广山、毕淑娴整理拍照仪容,这是一个十分温暖的家庭场景。但突然,张东升将徐、毕两人推落悬崖,并作势大喊“爸、妈”!

这是一个绝妙的情节!首先,张东升的犯罪,被铺垫在“为父母摆拍照姿势”的温暖之上,前一秒的贴心和后一秒的犯罪之间,会让观众形成悬崖般断裂的心理落差。

其次,这里并未揭示徐、毕两人是张东升的岳父母,所以未看过原著的观众,一般会默认两人是他的亲父母。因此,在一种看似和谐的关系中实施的弑父弑母行为,天生便拥有着极致的戏剧和悬疑的张力。

在两人坠崖后,观众难免会回头细寻蛛丝马迹。比如张东升那样去摆弄徐、毕两人的脚,只是为了使那两只脚暴露在一种更方便的力的设计中,以免将两人推落时,石缝勾住两人的脚而形成阻力。而且,张东升在“摆脚”时,徐广山已显不耐烦,证明三人关系的确龃龉。

所以,《隐秘的角落》开场拥有众多层次,每个层次都将观众的心理设计其中。当年《唐人街探案》张子枫之笑的震悚,有赖于近两小时铺垫;但这部剧达到同样效果,只用两分钟。

至于徐、毕两人的坠崖,在第一集结尾处跟朱朝阳、严良、岳普在六峰山的录影形成结构性闭环。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齿轮设计,此处便不再赘言。

作为近年来国产剧的最惊悚开场,《隐秘的角落》第一二集的叙事,在信息量的提供和节奏的紧凑上,算不上顶级。但当观众放松警惕之时,朱晶晶突然从少年宫五楼坠落!朱晶晶之死虽不比徐、毕两人之死更令人“缺氧失重”,但这一情节同样拥有使观众被吸进剧中的魔力。

朱晶晶的坠楼发生在严良与陈冠声的拉扯之间。它的本质,是西方恐怖片常用的“jump scare”(猛然一吓),但它又比那些单纯的“jump scare”更为高级。

视觉呈现上,朱晶晶的坠楼处于画面的虚焦中,而严良、陈冠声身体的遮挡,又使朱晶晶的身份在“显而易见”之外,多了份神秘,令人想立即观看下一集。

叙事铺垫上,尾随朱晶晶的,是岳普。朱晶晶的坠楼如果真的是岳普的“手笔”,那么岳普的黑色属性,必将令长期浸淫于国产剧“正能量”的观众激动不已。尽管第三集即将朱晶晶之死定为意外,但这场死亡的突然性却已经刻印在观众心中。

张东升之妻徐静之死,虽不具有突然性,但却成为了全剧最具艺术性的一场死亡。

徐静的尸体曝露于荧幕之前,《隐秘的角落》作为一部始终在探寻童话和现实关系的剧集,出现了全剧唯一一个真正被童话化的真人场景:朱朝阳、严良、岳普三人躺在驳船中,《小白船》歌声响起,船飞离夜晚的海面,升到月的高度。

海天一色之间,转而以一个天与海、夜与晨的视觉翻转,透过英剧般冷色调的俯拍,一具身着黄色泳衣的女尸继而出现在冰冷的海水中。

我还有机会吗?当张东升面对即将离开的妻子这样问时,徐静的死就已注定。所以,在“突然性”已经失效的前提下,《隐秘的角落》通过转场的艺术性,从而提增了这一场死亡的影像魅力。这里的转场,也包括温暖童话向冰冷现实的转场。

这部剧保持吸引力的第二个秘诀,是音乐。

剧中配乐有一个相当典型的特征:阴森、恐怖、似有若无,仿佛自剧中那些大街小巷、驳船犄角、海水翻浪、峰峦屋瓦之中流渗出来,又隐约被这些地方吞了回去。甚至也可以认为,这些音乐幽动在演员的眼神、嘴角、声息、沉思中,勾勒他们所饰角色内心最深邃的角落。

这些音乐或潮湿如苔藓,或干裂成碎片,具有独立音乐的辨识度,同时又恰如其分营造出一种在国产剧中难得一见的幽灵气氛,正如弹幕戏言所谓“阴间的音乐”。

该剧片尾曲共有《小白船》《犹豫》《Dancing With The Dead Lover》《DESCENT》《因你之名》《人间地狱》《偷月亮的人》《GOODNIGHT》《死在旋转公寓》《比一个年轻人小一点的鹤》《白船》《后海冲浪手》等12首,一集一首。

这12首音乐,本身便体现出鲜明的创作态度,即刻画那些看似不正常、但实则具有隐秘逻辑的情境或情感,它们被用在每集剧末,一个重要的功能便是,令观众在乐声中回想该集剧情。

如第七集结尾,陈冠声和张东升因为共同的目的,被框定在海边小店的同一个画面中,观众听到海鸥声、喝汽水的喉结滚动声、海水和日光相撞的声音,镜头若无其事地移动。

短暂的诡异前奏之后,后海大鲨鱼《偷月亮的人》响起,Let me talk to the moon……这样的歌词和声音将观众的意识定格在陈、张两人的同框画面中,使这两个本不相识的人在一种有意的设计中,提前产生命运的联系。

完成于2015年的《比一个年轻人小一点的鹤》则出现在第十集结尾,通过很轻的音乐风格和血淋淋的黑童话歌词,使观众沉陷于对三个少年的命运思索之中——婴儿,啼哭,摇曳着的空秋千,日出,细小的人,在庞大的国,抽搐……

《隐秘的角落》第三个秘诀,也是被谈论最多的:演技。

这部剧拥有被视之难得一见的卡司阵容:演技一流的“无冕之王”文艺男神秦昊,柏林及东京国际电影节影帝王景春,中生代实力派代表人物张颂文、刘琳等,以及中国00后小演员中的杰出代表荣梓杉、史彭元、王圣迪。

秦昊

王景春

张颂文

刘琳

难得的是,几乎所有演员都在这部剧中抛弃了自己的过往荣誉,从而展现了独属于这部剧的精湛表演。秦昊诠释张东升时,在痛楚的家庭挣扎和内敛的杀意释放中自由切换。

不少观众注意到了一些明显的演技时刻,如两场电梯戏,以及他揭下假发露出真容的惊悚;或者他在岳父母死亡后于家居阳台的花草间放松身心。这些,都得益于秦昊精密的表情管理。

有一个画面,张东升的岳父母被下葬时,镜头从墓坑内部仰拍送葬一行,所有人都沉痛地看着墓葬。这种沉痛,在其他人面前刚好遮蔽了张东升的情绪,所以张东升不必伪装——秦昊的表情乍看沉痛,实则嘴角含笑。整个面部散发出一种欣赏的诡异快感:他欣赏着这次死亡,欣赏着岳父母的离世。

秦昊之外,刘琳饰演的朱朝阳之母周春红,也令人非常印象深刻。剧情对她的表演空间其实造成了一种压缩,即她的形象和心理线条已经固定:离异、远离家庭的同时,过度关注儿子的成长,但教育思维不够健康。

但在这样的压缩中,刘琳仍然依靠自己充满张力的表演,为周春红画出了一条分明的性情曲线。这条曲线的峰值,抵达于周春红与情人马主任分手之时:周春红特意打扮自己,想同马主任开始新的人生,但马主任却在宾馆房间递给她一个橘子。

这个橘子是分手前的最后温柔。刘琳满面交杂痛苦和醒悟,以沉默的方式吃完橘子。由此,周春红的神经,开始产生异常而令人紧张的“弹动”。

正是这种混乱的、没有方向的“神经弹动”,使她从此在精神层面上“以爱为名”虐待自己的儿子。直到朱朝阳将父母离婚的原因曝露在她面前,完成了一次“以毒攻毒”。

奉俊昊《母亲》中的金惠子、毕赣《地球最后的夜晚》中的李鸿其、刁亦男《白日焰火》中的廖凡等,都曾为导演、也为演员指出了一条表现演技的“捷径”,即跳舞或吃水果。而《隐秘的角落》中,吃水果的除了刘琳,还有饰演严良的史彭元。

从最终效果看,史彭元吃梨那场戏的确是他全剧中唯一一场令人感受到表演魅力的戏。甚至可以看出,他已经掌握了“吃水果表演”的通用公式眼神从水果上完全移开,在泪水中悄然放空,采用不规则的方式啃吃水果。水果显得越无辜,这场表演就越生动。

与这些优秀演员匹配的,则是摄影营造出的犯罪气氛。比如在水产厂的绑架戏中,整个肮脏、潮湿、宽阔的密闭环境,呈现暗而红的色彩。张东升、王立如幽灵般潜行于这种湿粘的血红中,场景如同刁亦男《南方车站的聚会》。

此外,这部剧还体现出一种向内探索的创作野心,最典型的即张东升和笛卡尔命运的重叠,以及“鸡和狐狸”的黑色童话。

朱朝阳和张东升都与数学有渊源,因此剧中通过这两人引入法国天才数学家笛卡尔的情感故事。这个故事有两个版本,一是笛卡尔62岁之时,追求了一个公主,他还做了那个公主的数学老师,但是却被国王发现,国王就把他流放了,最后他死在监狱中;另一个版本,他追求公主,但公主并不在意他,他也不是死于狱中,而是死于背叛。

剧中将其中一个版本视为“童话”,并在朱朝阳和张东升之间引出一场关于童话和现实的思辨。但其实这两个版本都并不具备童话的美好体质,应当都属于现实。它们的功能在于从两个侧面勾勒出张东升命运的隐喻层次——笛卡尔等于张东升,公主等于徐静,国王等于徐静的父母。按照这样的等式,就可以将张东升这个人同时嵌入笛卡尔的两种命运中。

第十集开场的动画则讲了这样一个故事:狐狸邀请三只鸡参加自己的生日宴,三只鸡各持己见,但最终接受鸡老三的意见赴宴,结果成为了狐狸的盘中餐。这个故事讲的是“本性”。

严良、岳普台在风天无处容身,张东升“邀请”两人住到自己岳父母的空房子中,张东升是“狐狸”,严、岳二人是“小鸡”。有观众认为张东升并未“吃”掉严、岳两人,所以童话与真人剧情对应得并不严密。

笔者再三思考后,或许终于理解了它们之间的对应:张东升请两人入住,并非出于人性的醒悟,亦非想借此谋杀两人。他的目的,在于通过温情和善意使两人放松警惕,从而对自己坦诚所有曾被隐瞒的事实,这才是“吃鸡”的真正含义。由此,童话与真人剧情也便严丝合缝了。

行文至此,《隐秘的角落》之引力已大致可见。可以发现,这些引力因素之中,并没有剧情本身;因为作为一剧之本的情节,恰好是这部剧的薄弱之处。这也正是此剧分数虚高的原因:如果将这部剧放进同等分数的美剧、韩剧中考察,它是否仍值得9.0的高分呢?

相比大多数国产剧,《隐秘的角落》剧情已算紧密,但它仍然有一些可以只“听”不“看”的段落,即只听对白、不看画面也不会影响对剧情的理解。因为画面除了观众轻易就能想象的事物,再不会提供更多令人在意的细节。

甚至陈冠声这一人物尽管有王景春演技的加持,但在整部剧中的存在性并不强。如果拿掉这一人物,似乎除了对严良会产生些无伤大雅的影响,再不会对整部剧的结构产生伤害。

这些问题的原因,其实小说原著作者紫金陈在微博中已有所透露:原作的结局是上不了的,大家懂的……最后两集可能看起来逻辑有一些断层是因为一些原因,比如有些人应该死了,但是必须活下来,再比如最后一个镜头删了窗户外的镜头,多多理解吧……

当然,以上每一个字也都只是笔者的观点。如果你在观剧过程中有感受不同之处,也请多多理解,并欢迎在留言区探讨。

关注“看电影看到死”,了解更多影视资讯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